首页 > 西藏旅游攻略 > 游客足迹 > 西藏在你心中-偷渡进藏

西藏在你心中-偷渡进藏


在格尔木第二天,继续找非法公交车入拉萨。司机也是同一回答:不敢带人。

找下一个,仍是:不敢带人

再问一个,只笑着说:没有人敢现在带人过去啊!

在车站遇到两个韩国人,他们也在想办法进西藏。我们之间几乎没有共同语言,很勉强地聊起来,忽然有一名的士司机建议我们坐他的车去拉萨,他拍胸口说:包整辆车子要2000元。以前有几个老外部坐我的车去拉萨,没事的!

如果我们三人共同分担这2000元,每人平均才花600多元,比参加所谓的旅行团便宜,我当时高兴极了,终于把事情搞好,终于可以去圣城拉萨了!昨天一整天找不到车子的焦虑都化为灰烬。

下要谈行程细节,司机突然说:还是不敢带你们去拉萨,怕被发现,罚得很重啊!

韩国朋友准定不去拉萨,转战兰州。他临行前不停感谢我替他当了一整天的翻译,还说去韩国一定要找他玩。

我连他名字都了。

在格尔木的第三天,我在公车站看到“高原汽车公司”的小广告,广告上有一辆破旧公交车的照片,旁边附有电话,我即管打去问问。一名姓马男子接听,最初说:现在不敢拉客人去西藏了!然后又低声问:你愿意出多少钱?

我见有转机,便说450元,他说最少要800元q说500,550,560,570,700,750,他还是说800,我别无他法,就只好依他的。终于可以上车了!去到公车站找了那家“高原汽车公司”的马先生,他指着一辆跟广告照片差天共地、破烂不堪的卧铺公交车,说:你就坐这辆车子吧!

那辆车真的像废铁一样,一看就怀疑它能否攀过青藏公路最高点,海拔达5231公尺的唐古拉山口。我上了车,马先生立即摊开手掌问:钱呢?我说只付部分做订金,他坚持要先拿全费,并说:放心我们很有信用的!,我问那个马先生可否开一张收条给我,他摇头兼挥手说:不用了!

这种交易可说是于我严重不利,一搬的情况下当然不去,但我实在没有选余地,像是赌博,去的话可能输掉800元,不去的话则肯定参加旅行团。我想起这家公司在火车有个大型广告,在路口有个固定售票处,每天又有车队往拉萨,于是我押下了800元,上车去了。

司机很高兴地收过车资,递给我一张只值180元的车票。一个回族人领我去坐车,他要我把身上黄色的GORE-TEX外套脱掉,说穿这种东西很容易被人发现。

公交车行走了大概九十分钟,司机载停一辆的士,叫我坐的士避过四公里外的第一个检查站,站外写着“停车检查”,有些货车停泊在外,我很紧张,到底怎样才可以躲开检查站呢?到底会不会被公安抓着,把我像汉民遗送回去呢?

的士司机却丝毫无煞车的意欲,经过检查时还开德特别快,公安居然完全没有拦截的意思。司机说不是所有车都要停,一般这种小型的士去不了拉萨,也就不用检查。

司机在检查站后三公里处的西藏加油站放下我,叫我在这里等那辆卧铺公交车便行。

那时是下午四时十分,海拔3200公尺,遥望一片荒凉,寂静不安,远处不时传来爆破声。忽然有警车在公司上飞驰,大概是作贼心虚,我躲进加油站,后来又有共警车经过,还不停地广播着:靠边,靠边!要路上的期货车辆让路,警车后有辆军车,军车上有一台坦克。

在此方圆可见之地,除了这家加油站,还是这家加汕站。我一直等着、等着、等着、又等着,总是看不到我要坐的卧铺车经过,而期货较迟出发的公交车却早已驶过。我心神不安之际,刚才我坐的卧铺车上一名职员打的过来,看到他,我车了一口气。他说他们的车有些手续还没有办好,过不了检查站,他在加油站坐了一会,忽然说要回去,还刻意拿出钱包,身我展示他的驾驶证,说:我的朋友不懂开车,我先回去检查站。他临行前叮嘱我一定要在加油站等着,天黑了也不要走。他补充说。

我仍是等着、等着、又等着,看书、写日记、过了几个小时,已是七时多,天还亮着,我却已坐不住了。心中闪过无数念头:到底要等多久才会来?他们会不会来?他们会不会是骗子?

天开始黑,有点冷,我穿的却只是短袖衣裤,我由蹲在加油站外,到坐进加油站内。时而闻到汽油怪味,回族加油员和他的儿子在站外玩耍,小孩却经常哭泣,很不讨好。

晚上九时多,天黑星繁,车还是没有来。在这个地方的时间,真是一点一滴:沉闷、焦急、烦躁、不安,到后来更是饥饿......已经很饿了,可是在这里想找点吃的东西也没有。

回族加油员忽然跟我说:一块吃饭吧!大陆人有时很客气,别人请客时总说:不用啦,谢谢!可是我这刻的反应却是立刻站起来,叫了声:好啊!然后补上一句:打扰了!

加油员的太太给我捧来一碗面条,我不用三分钟便 吃完,想在要一碗,但又不好意思,坐在饭旧旁有点不知所措,加油员太太于是又问我要不要再来一碗,我说:好啊!

总算吃饱了,我起进他们的卧室坐着,实在不知有什么好做。加油员的儿子鼻上生了一粒疮,母亲替他涂药膏,自己又涂些润肤霜,闲着没事她便按动发声计算器,计算器除了有运算功能外,还可以播音乐,音乐也是东方之珠,声音像手机般刺耳,他们却乐些不疲,这大概也是他家唯一先进的娱乐。

加油员见我止境地等待,劝我先回去格尔木看看情况。我早就想了,但我的行李都在车上,若然卧铺车来了而我却回到格尔木,那怎么办?我问加油员一般车辆文件或办手续过检查站要多长时间,他说大概一两个小时,我自言自语道:那怎么可能这么晚还不来?

加油员以为我问他,便回答说:可能他们骗你吧!

我立即反驳:不会吧!不会吧,我希望,但我也不禁想,他们会否真的驴我呢?

加油员太太总是身外张望,每见有车辆经过便 问我:是不是你的车?我最初总是很兴奋地路去看,看了几次都不是,往后无论她说什么,我也只是坐在床上发呆和发抖,天气实在太冷。

晚上十一时三十分,已等了七个多小时,又有一辆车来加油,是一辆较亲型号的卧铺车,跟我刚才坐的那辆不一样。加油员太太又问我:是不是你的车?我还是呆呆坐着没去理会,却车上有一人走下,不是之前的卧铺车司机,他却叫我上车,还笑着说:等了好久吧!

我知道他们来了,我原先坐的车最终还是过不了检查站,汽车公司便把所有乘客和行李换到另一辆性能比较好的卧铺车,司机说我的行李放在行李订内,我不太放心,想看看。我的行李一共有两袋,可是当我打开行李时,却发现只有一袋,司机自己也搞得不太清楚,只是说:他们刚才只给了我这袋。我万分焦急,问司机有没有找清楚,他建议我到公车站问一下,那就是要我自己回格尔木。

到底是折返,还是去拉萨并且放弃那袋行李呢?行李里有我所有的御寒衣物,还有些旅游书、水随身药物和压缩氧气。

我正不知所措,忽然看到刚才睡在旁边的乘客,我问他有没有见过我的行李,他轻措淡写的指一指床下,行李就在那儿。

我松了一口气,但无论如何,也没法真正轻松下来——七小时的焦虑、不安、饥寒交迫,一分一秒似有还无地辞着我。我其实身体一点也不累,但内心真是疲累到了极点,我觉得内心像是干枯了,除了透支,再也没有别的感觉。

未完待续.....

我社提供台湾西藏拼团行程,马来西亚西藏旅游拼团行程香港西藏旅游拼团行程,欢迎联系我们获取相关资料。期待与您分享高原美景。

相关旅游行程推荐: 西藏拼团推荐 >> 西藏旅游团推荐 >> 西藏旅行社推荐  >> 如何办理西藏入藏函 >>  西藏旅游拼团  >>  台湾人西藏旅游拼团 >> 香港西藏旅游团

Unwrap the Experience with the

西藏梦想足迹、雪域天堂,神圣到极致

世界足迹旅游为全球华人提供西藏旅游拼团平台,不在为一个人无法成团而发愁、拼团国家包含马亚西亚、新加坡、香港、等华人。世界足迹原你一个西藏梦。

西藏旅游说走就走的旅行!
西藏旅游品牌加质量,世界足迹带您畅游西藏.

免费获取行程数据!

info@tourtibetchina.com

Top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