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藏旅游攻略 > 游客足迹 > 你会在八廓街东北角的阳光下等我吗?(上)

你会在八廓街东北角的阳光下等我吗?(上)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2010年7月31日
坐着火车去拉萨

有怎样一个地方,能使你像失散多年的恋人一般,想往了无数,盼望了很久,望穿秋水,却当你们即将相见的时候却放慢了脚步,让你不忍心奔拥直上,尽管你很想热切的送上拥抱,周身投入,但是却仍会选择翻山越岭,让这样一个过程浪漫而延缓,怕立刻即投入它的胸怀便会瞬间融化,来不及体会,来不及回想,是的,世间的确有如此的地方,它在我的心里一直是个圣洁的地方,伸手不可触及的地方,那里的空气稀薄,那里的我不能正常呼吸,甚至早在心底就已经彻底窒息,那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我想沿着天路一步步的慢慢的靠近它,感受它,走过可可西里,跨过沱沱河,再翻越唐古拉山脉,就如此缓缓慢慢渐渐的去接近它,轻轻调适自己的呼吸,一路坐着火车去西藏,到拉萨,到纳木错,到羊湖,到林芝,用我的双手去触碰那遥不可及深邃湛蓝的天空,触抵那纯白飘扬柔软的云朵,让自己的心去做一次纯粹而洁净的洗礼,把一切放空.

这一次西藏之行来的很突然,之前一直是老公计划着和朋友一起骑侉子上去,朱哥和刚子二十三日就出发了,一路过银川,到西宁,昨天已经到达格尔木,大超忙于工作无法脱身,而我也始终固执着要一个人去西藏,但这一次妥协了,西藏对于我的诱惑犹如一剂毒药,我早已中毒太深,也许放下自己的倔强和任性,尝试着和别人一起旅行也会有另外的乐趣,你还会在八廓街东北角的阳光下等我吗?我会等你.
西藏之行一开始并不顺利,北京至拉萨的火车票本来二十五日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拿到手里,但是却出现意外,票没买到,几经周折和巧合,更多的是运气,我们决定从北京一早先飞西宁,然后从西宁坐火车再到拉萨,西宁至拉萨的硬卧车票据说已经从五百元炒到一千八,而且不一定买得到,多谢小兔子的爸爸妈妈万分辛苦帮我们买到原价票,夜晚十点四十分的火车,叔叔阿姨还要亲自送我们上车,此时的我们已经在北京飞往西宁的飞机上,云朵之上的天空晴朗无比,飞机也是准点起飞,北京一早雾很大很担心飞机晚点,怕误了夜里的火车,现在一切担心都已是多余的,激动得不敢想象,会掉眼泪,也始终不敢相信,也许直到双脚踏在拉萨那一方土地之上,我想我才敢说,拉萨,我终于来了,像是望了一个世纪的梦想,盼到了成真的那天.

2010年8月1日
天路
也许我只能用这样一个题目才能确切的形容这一整天一路上所有的美好.
早上七点就醒了,睡得还不错,没有发生我所想象的高原反应,比如半夜流鼻血,呼吸困难,头痛之类,兴许是前一天夜晚和昨天都太累,缺觉,外加一整天的奔波,火车的颠簸也并没有觉得明显,忘记做什么梦,也许梦到了青海湖和鸟岛,夜里在我睡着的时候,它们悄悄的经过.
一路上跨过河流,翻越群山,路过草原,沼泽,遇见昆仑山,经过雪山,没有人再有任何睡眠的意思,怕错过眼前这些用语言描述不出的美景,更是妙境,经过玉珠峰,火车转了一个大弯上山,到达望昆,我们五个人齐齐的聚在窗前,拍着车窗激动的大喊,我们和朱哥和刚子相遇了,在去往拉萨的天路上,他们从二十三日出发到现在已经骑行十天时间,一路沿着青藏线向拉萨前进,火车就那样一瞬而过,朱哥和刚子站在侉子上帅气的和我们挥手打招呼,也只在那一刻我才用心体会到大超的失落,而不是以我自己的感受去等价他的感受,如此一次西藏之行对于每一个经历过的人都是一生的记忆,是一件真正的男人做的事情,如果再有机会我一定要全力支持老公去完成他的梦想,哪怕只有我们两个,老公骑侉子,我开车跟着,真的希望老公也有圆梦的那一天.
中午小睡几时,醒来去卫生间再爬回中铺的时喘了很久,不知是心理作用还确实是身体感受,呼吸越来越费力,像是在水中连续猛游了几百米的感觉,现在的我们游在云端,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尽处便是云朵,天空中迭重着本已厚重的白云,追逐着火车和我们一起奔跑.越接近拉萨天空越美,云朵越多,满山都是云的影子,斑驳的印在苍翠的青山上,漫山遍野时常会看到羊群和牦牛群,在经过可可西里的时候我们居然幸运的看到藏羚羊,每个人都在幸福的叫喊着,分享那一刻的幸运与幸福.
醒来在走道里上网,信号时有时无,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一切美景都放在空间里与朋友一起分享我的旅行,我的幸福.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经过青藏铁路最高海拔,唐古拉山,海拔5千多米,突然觉得胸很闷,呼吸越来越难,躺回床上,不知中就睡着了,再醒来是因为姐妹们在大喊,眼镜还没戴就立刻举起相机对准窗外,火车正在经过错那湖,那晶莹剔透的湖面仿佛一眼可以望见湖底,天蓝,湖也蓝,湖水映照着天空的倒影,宛如一面镜子,晶晶点点,波光粼粼,让一切陶醉其中.
朱哥和刚子电话说到了沱沱河,沱沱河是长江的正源,可惜被我午睡过去,只好等看朱哥的照片.
下午再醒来的时候口很干,身体没什么不适,但是有点流鼻血,希望我强壮的体魄足可以抵抗三四千米海拔的高原反应,我想有一次完美的西藏之行.
现在已经夜晚九点,还有一个小时到拉萨,但是天空还没有完全黑去,夜晚迟迟缓缓的到来,外面下雨了,火车内也感到几分凉意,该去收拾行李准备踏上拉萨,踏上西藏的净土,内心很平静,这一刻很平静,不知到拉萨会是怎样,但是无论如何是也不敢高声呐喊兴奋奔跑的,呵呵,圣洁的土地,我终于来了.

2010年8月2日
在再见之前想念
昨天夜里十点,火车缓缓的驶进拉萨火车站,心也差点驶出我的身体之外,那种激动无语言表,很想大喊.拉萨的空气很透彻,临下火车已经穿上小棉袄,一下车不知道因为激动还是天气真的很冷,说话直抖,脚下像踩在云端软绵绵的,眼眶一点点的湿润,终于忍不住大喊着'拉萨,我来了!'呐喊声在拉萨的空气中也在激动的颤抖着.
拉着背着挎着大大小小的行李与朱哥的朋友扎西汇合,扎西是个热情帅气的小伙,几乎负责我们在拉萨的饮食起居,兼司机和摄影师,因为西藏的雪顿节,七八月是西藏的旅游旺季,客栈几乎住满了,东措也 没有床位,扎西开车拉着我们在大街上游荡,第一眼望见布达拉宫,也不管外面的风有多大,摇下车窗,撒开嗓子放声大喊,然后……缺氧了.晚上扎西带我们去仙 足岛一个家庭客栈临时住宿,平小客的窝,才进房间一身疲累立刻全无,一只古牧大狗狗扑面而来,它叫开心,还有一只叫做高兴的小鹿犬,超有感觉的夫妻店,我 们睡的房间是个通铺,夜里一点才去睡觉,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入睡,觉得浑身发冷,有种要发烧的感觉,我在想如果人的意志力足够强大就一定没问题,但是早上起 床的时候还是有点感冒了,来之前看过很多数据,说在西藏感冒发烧是很危险的事情,别的不怕,我就怕被送回北京,吃了消炎药和感冒药,溶了一杯泡腾片,感觉稍微好些,一定要健健康康的不要生病,我的拉萨之行还没有开始怎么就能结束了呢?!绝对不可以!
临近中午收拾好行李又再次来到东措找房,有零散的床位,我睡的是45一晚上的地铺,环境挺差,但是来拉萨不都是如此的一种意境吗?入乡随俗.中午和扎西还有几个姐妹们去一家川菜馆吃饭,顺路买了一个25元的墨镜,我的Dior在火车上换铺的时候弄丢了,想起来就心痛,狂心痛!!!
拉萨的阳光升起的很快,早上还是满天云朵,转眼就已是阳光灿烂,何止灿烂,耀眼,光耀,不知道找什么词语形容,拉萨的温度只有二十六七度,但是离天最近的地方离太阳也近,紫外线很强,光照很毒,顶着烈日我们去了八廓街,然后又去了布达拉宫,除了阳光很晒没有其它感觉,但是回到客栈就不行了,开始头疼,在房间躺了会儿越发头晕,起来在东措的 院子里坐着,有些微风,阳光也渐渐躲在了重重的云朵后面,晚上扎西带我们去吃土族菜,很有调调的地方,坐在炕上吃,吃饱了就躺着,头越来越疼,很想回客栈 睡觉,但是大家又说去看夜晚的布达拉宫,要死的感觉,笑都笑不出来,晚上刚回到客栈就躺下了,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翻来覆去睡不着,临铺的男人呼噜打得震 天,又有一种要发烧的感觉,身体里面冷,身体外面热,头剧烈的疼痛,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如此神圣的想往着拉萨,但又却步,这不仅仅是一次心灵陶冶的旅行,更是一份精神的畅游,还有身体各方面的考验,但这却是一个还没有离开就已经开始让我想念的地方,想到心痛.

晚上给老公电话,刚接通我就哭了,我说我想家,想他,老公担心的要命,可能是因为剧烈的头痛吧,让我变得脆弱,和同伴的旅行产生了分歧,我不适合和别人一 起旅行,老公说让我收起自己的小个性,我又开始哭,老公最后妥协让我无论如何注意安全就好,'你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啊',我一定会好好的,好好的 调整好身体,度过高原反应,开开心心的旅行,平平安安的回家.

2010年8月3日
遇见玛吉阿米
原计划早上五点半起床,六点去大昭寺,和朝拜的藏民一起进到大昭寺里面拜佛,但是醒来头仍然剧烈的疼,一点好转也没有,只好含了西洋参片继续睡觉,迷迷糊 糊的,再醒来的时候有所好转,睡一晚上出了很多汗,捂着棉衣下楼交今天的房费,在接待室看到宿醉的扎西睡在长椅上,叫醒扎西是个错误,之后他闹醒了睡着的 每一个人,临近中午大家出去喝茶吃饭,在八廓街,喝酥油茶和甜茶,望布达拉宫,晒太阳,拉萨也本该如此,惬意,休闲,安逸,不慌张.

回客栈的路上,顺时针绕八廓街走,从八廓北街往八廓东街,在八廓街东北角的阳光下停留,给老公电话,我说我正在八廓街东北角的阳光下等他,说着说着我又要哭,一边说话一边走路渐渐觉得呼吸苦难,说话很费力,大超让我注意安全,电话那边也听出我困难的呼吸和喘气声,依依不舍得挂断电话,我真想老公也和我一起在这里,我知道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2010年8月4日
山南的云朵会说话
车大概行驶了四个小时,我们到达桑耶寺,桑耶寺素有'西藏第一座寺庙'美称,又名存想寺、无边寺,位于西藏山南地区的扎囊县桑耶镇境内,雅鲁藏布江北岸的哈布山下.进寺院沿着顺时针的方向围着寺院转经桶,指尖与经桶的每一次触碰都仿佛是一次心灵的敲击,没有杂念,只是祝福我爱的每一个人身体健康,我并没有一颗完全向佛的心,所以我不敢请求很多. 山南的 云朵会说话,那伴随我们一路下山的风景别说用语言,就算始终不停的对着窗外按动快门,都无法一一捕捉的到,才看去是一种形状的云朵,转瞬之间就变了,这一 片云朵透过的天空是蓝色的,另一片云朵就在下雨,沙丘,山脉,江河,小溪,稻田,绿树,村庄,羊群,还有雪山,你所能想到的每一种景物都能在里遇见,我终 于可以亲身体会到那种到过西藏,到过拉萨的骄傲与自毫.



2010年8月5日
对于你我不同的林芝
来西藏的人都要去林芝,从拉萨到林芝七个小时的去程.
拉萨到林芝首先要翻越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刚听到就开始头疼,在米拉山口下去拍照,感觉还好,呼吸的确比在拉萨时 候困难,但基本上都已经可以适应,再有沿途一路美好的风景,高原反应早已抛到九霄云外.路过清澈见底小溪,路过层峦迭嶂的群山,路过满山奔跑的羊群,我们 都要下去拍照,但是尽管相机的快门从始至终都不间断的按下,也无法将每一处的美丽停留,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或留影,或感受,或嬉笑,有时候也小小的眯 上一觉,傍晚时候我们抵达八一镇.

2010年8月6日
一早从八一镇出发去鲁朗,中午美美的饱餐了鲁朗文明的石锅鸡,这也是林芝之行我最热爱的一处,我指的是鲁朗扎西岗村,扎西帮我们提前预订了平措家庭旅店,四人一间的藏式旅店,非常舒服,我很容易满足,几千的酒店可以住,几十的客栈同样觉得舒服,感叹自己没有完全被物质腐化,拉萨就 是这样一个能让你回归原本的地方,每天都戴着最便宜的饰品,背着最便宜的书包满山遍野的奔跑,一切都还美得让人无法呼吸,很纯粹.下午的时候依旧自己活 动,上山去了,大大的太阳也无法阻挡我热情的脚步,晒晒补钙抗高反.一切都太美了,美得想让人放声高喊,漫山遍野开满了野花,还有马儿在奔跑,牛儿在奔 跑,我追赶着马儿牛儿也在奔跑,仰面躺在草地上,听着音乐看着蓝天,那一刻所有都凝固了,凝固在这热烈的阳光下,炙热快要将我融化.
从骄阳烈日一直到夕阳无限,林芝的每一个点滴都那么的原始和美好,喝着平措大妈亲自煮的酥油茶,咬着硬邦邦的奶渣,这所有的一切都叫做林芝,而林芝所有的一切都叫幸福

2010年8月7日
回拉萨
回到拉萨已经是傍晚了,夜里在院子里看到朱哥,就一拍即合去逛凌晨的八廓街,街上已经没什么人,摊位早已撤去,大昭寺前仍有几个人在叩头,那是怎样的一种执着和信仰,静悄悄的路过,从八廓北街到东街,南街,八廓西街,转一圈再回到大昭寺前,已是深夜两点,夜晚并不像夜晚,尤其是回到东措,街边依旧有人在吃烧烤,院子里也有人在聊天,拉萨是不眠的,没有人舍得这么早就睡去,我也害怕再睁开眼睛在拉萨的日子就又少去一天,未曾离开已经开始想念,我舍不得离开.

2010年8月8日
拉萨河日出
你知道拉萨的日出是几点吗?你知道拉萨的星星会在几时几刻消失吗?你知道拉萨第一片云朵被染红是在哪一个方向吗?你知道零晨五点起床出发一直在拉萨大桥上等待日出会感冒吗?此时激动的心情又让我语塞了,手是冰凉的,心里很热,像装满了一团火不住的燃烧,拉萨的清晨的确有些微凉,上面裹着棉袄,裤子早已被风吹透,已经早上七点了,我看到天空已大亮,可是我却仍没看到太阳的影子,这也许是到拉萨以来我第一如此强烈的渴望太阳的温暖……

(此游记转自马蜂窝)

Unwrap the Experience with the

西藏梦想足迹、雪域天堂,神圣到极致

世界足迹旅游为全球华人提供西藏旅游拼团平台,不在为一个人无法成团而发愁、拼团国家包含马亚西亚、新加坡、香港、等华人。世界足迹原你一个西藏梦。

西藏旅游说走就走的旅行!
西藏旅游品牌加质量,世界足迹带您畅游西藏.

免费获取行程数据!

info@tourtibetchina.com

Top
x